黎染花下是个梨花

圈名和舞,笨人一个,近期负能十分严重。比起HE更喜欢BE的文章,会画画但是很难看,凹凸雷安不拆可逆瑞金不拆不逆其他杂食,全职高手all叶和喻黄,沙雕+车系文手,小号ID:liranhuaxia

那个稍微净化一下下w
不删啦ww新的毛和发片还有订的衣服还没有到所以不是最后效果

投稿啦!自己不会弄视频大链接就在这儿贴一下av号,av30136205
如果文章没法复制看一下评论区,评论我也放一下
——————————
超级感想柠糖太太的剪辑重制!!!我自己根本不会剪辑就是一条咸鱼1551

没想到吧我真画完了.JPG
略有cp向所以我就不打单人tag啦修好bug我会传B站啦
————————
越看越觉得自己画的丑x

和舞在线丢人x是叽叽的惩罚游戏(手书)
发出来是让别人监督我完成,自制力极差靠大家监督了_(:3」∠)_即将开学搞不好画不完
一张下午画的一张晚上画的子自我感觉画风变化极大发色都有不一样了啊喂哦不行我好困起床再改成统一发色好了
最后 我永远喜欢这个三岁叽( ´∀`)ノ
————————
顺便可以猜一下跟谁打牌牌哦反正肯定是叽叽输(ni

祝贺叽叽十万粉w
叽叽是我某天逛B站看杰克的时候突然发现的,那个时候也就五月底第五人格火的时候,看见直播就点进去了,一开始也就抱着看看所谓“国服屠榜唯一杰克”的想法,看了半周吧到了叽叽生日,就是生日内天我被圈粉的!!!他真的超好!!刚开始还是个小萌新的时候送了一个辣条表示支持,他看见了直接念了出来,然后我就掉了这个世纪大坑qwq现在每天都要看直播,知道他嗓子不好女友粉变妈妈粉每天都想催他喝水(水已牵制叽叽180s)
说实话叽叽涨粉速度真的是超级快....基本就是一周一两千起步qwq现在我大会员的b币全留着送喵娘就为了喵喵喵x
他是真的很温柔,以前听说还是吃袋装水饺凑合过...超心疼好不好....不过现在不会啦,我现在只想问女王大人和拉诺大佬还缺不缺挂件(不是
祝贺叽叽10w粉!!如果mmd大佬模型公配我我我会尝试做mmd的!渲染好难但是为爱发电!!!今天也是吹风叽w

【Rabi朝】花纹症(2)

·cp为Rabi朝
·文笔渣不要介意
·花纹症梗
·ooc一定有,我负责

朝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久了竟然没人叫他起床,其实大家只是不忍打断他来之不易的安稳睡眠。精神纤细的他很难入睡,就算睡着了也容易醒来,好不容易有一次优质睡眠,旁人哪敢残忍的叫醒他啊。(谁敢打扰小天使我就打爆他的狗头(划掉)

“啊朝阳你醒啦!快来救我QAQ”刚刚出门就听见Leon的大嗓门,着实把朝阳吓了一跳。

就在不久前,Noah去找了星夜,Lucas和Leon争吵着,因为朝阳还没醒,所以Rabi在一旁散发着黑暗的气息......然后就是两人的反省日课了。

如果朝阳此刻出现就能像救世主一样把他就出去啦,所以此时Leon才会直接大声的喊出朝阳的名字。

但朝阳没有这个心情。

就算睡到了下午,昨晚的疼痛感还有些许残留在背上。他只能敷衍地回应一下Leon的呼救,然后找了吃的回了房间瘫在床上。

再傻也能看出个异常了吧?可偏偏Leon就看不出来,还大呼“朝阳啊你什么时候来救我啊”并成功收获一份黑暗气场。塞巴蒂斯安表示无能为力,毕竟Rabi少爷可是战斗民族出身。

是啊,太不正常了,Rabi如是想。

晚上,Noah打电话说是晚点回来,星夜他们在KTV唱high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对于这几个人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好消息,但是Noah下一秒就泼了一大盆凉水:
“要是出什么事明天一起加倍解决”

成功换来某人的一声哀嚎。

朝阳没太当回事,反正他不像Leon一样,唯一挨过训也就是挑食和性格问题。Rabi更是不怕了,而且现在这里也就他还可靠点了。

「今晚晚回来啊......希望不要这时候加剧症状啊......这事还是瞒着吧。」

第二天一早,朝阳顶着黑眼圈出现了。不是因为花纹症的痛苦,而是因为害怕万一有人来,万一突然迎来花期,自己这事要怎么解释。

按理说这花期至少也要一星期才会复发,大家也不会半夜来确认他睡没睡。可心虚却让他忽略了这些。在旁人看来更加反常。

最早发现的平常跟他关系最好的Rabi,朝阳这段时间,出门的时候还会躲在他身后,而在家的时候他躲着所有的人,尤其是Rabi自己。

「一定出什么事了」Rabi肯定地想。

所以朝阳提出要自己待着的时候他没有说话,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直接去问绝对是没有结果的,只会陷入更尴尬的局面,这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朝阳的性格了。

他选择默不作声的观察。

那天晚上他睡的很晚,朝阳的房间就在隔壁,Rabi把灯关掉,想着这几天的离奇事,却听见隔壁传来的微弱哭叫声。Rabi意识到绝对是有鬼,可时间临近一点,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睡觉。第二天,朝阳起的很晚似乎也印证了晚上发生的那件事。Rabi决定下一次就直接去找朝阳问个明白。

这一等就是将近两周,马上就是回学校的日子了。

黎朝阳在心里暗暗不爽,偏偏这么个日子......但也没有办法。

傍晚,Noah不知怎么了中了Leon的激将法硬拉着Lucas打游戏去了,虽然Noah很会算计但是意外的中了激将法,着实颠覆了朝阳对Noah的看法。

现在他蜷在床上,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被人发现,却不知道Rabi早已向塞巴蒂斯安要了朝阳房间的备用钥匙。

花期再一次到来,花朵攀过肩膀,就在刚刚泄露出一丝丝的声音时,房门被人打开,朝阳立马将被子裹好,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但花纹还是灼烧着他。看清来人是Rabi,朝阳既兴奋又害怕。

“朝阳,你没事吧?这几天你都躲着我,我有什么让你不满的么?还是......”没等Rabi说完,朝阳直接打断了他。

“我没事的......Rabi桑不要担心了......”

Rabi习惯性的想去抱住朝阳进行顺毛,却正正好好间接的碰了那淡红的纹路。

“嘶疼!”朝阳反应不及直接用了母语表达了自己的疼痛。Rabi明白了什么,直接翻开那团被子,看见淡色的花纹纹路缠绕在他背上,心里说不出的苦。

「花纹症」

“朝阳有喜欢的人了?”
“......有了”
“他是谁?”

朝阳的房间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默。许久,朝阳开口说:

“我害怕...害怕你讨厌我...这事我...一直没敢告诉大家。”

“Rabi桑,我喜欢的人......是你。”

能说出这句话,已经等于是把全部都告诉了他。小小的卧室再一次陷入沉默。

「Rabi桑,一定是讨厌我了。」黎朝阳不知何时笃定了这个结论。然而下一秒,它就被彻底推翻。

【Rabi朝】花纹症

·cp为Rabi朝
·花纹症梗
·跟小伙伴聊天的产物,ooc一定多多少少是有的
·文笔渣不要介意
·如以上可接受就食用吧(:3_ヽ)_

「绝对不能告诉大家这件事......」

IB的黎朝阳,现在每天都过的心惊胆战,不为别的,只为从尾椎生长,在背后含苞待放的一束花纹。

花纹症,单恋之人独有,花纹从尾椎开始生长,不定花期,每一次花去都是剧痛无比,待花开满全身得不到所爱之人的感情便会化成花朵凋谢。

而他,黎朝阳,偏偏就得了这花纹症。

“朝阳!衣服换好了吗?”屋外穿来IB队长Noah的声音,询问着朝阳的情况。可那已经爬上腰的花纹实在是碰不得,每碰一下都无比的疼痛。即使再沉默寡言,也不是不会表达自己感受,这次的演出服略有收腰,演出时一定会痛的要死。

但,他是ICHU。

「我来到这里就是渴望我的改变!我绝对不能临阵脱逃!」

长时间的痛苦让他的感官有些麻木,减少了一点痛感......

站在舞台上,是不是可以忘记这一切呢?显然不可能。

然而花纹仍然还在生长,悄然爬上他的背。

live成功的结束了。

黎朝阳放下心来,接下来是半月的空档期用来休息,他不用撑着身子在镜头前表演,不用穿上合身却繁重的演出服。
“Noah桑,我想请个假,这几天...能不能不要管我...”

花期要到了,黎朝阳比谁都清楚自己的状态,他不想把任何一个人卷进来,就这样就好,哪怕我一个人消失。

“朝阳怎么啦?为什么要请假啊?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啊?朝阳你说啊!那个...卧槽Lucas你干什么!”Leon忍不住发问,还没说完被Lucas一记手刀打断了,“很烦,闭嘴吧笨蛋。”“要你管啊?你才笨蛋!”Lucas和Leon又吵架了。坐在一旁的Rabi像没听见一样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Noah思考了一下,准了假,然后一脸微笑的看向Lucas和Leon坐着的沙发,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但为什么,Rabi桑什么都没说呢?明明最想听到的就是他的声音。明明......

这花纹症就是他引发的。

“那...我先回去了。”朝阳平复了有点失落的心情,踱步向自己房间走去,最后听见的是Noah的训斥声,却没看见Rabi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因为是深秋,考虑到自己的情况,朝阳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柜子拿出了略厚的被子换掉了空调被。衣服也换了包裹度比较高的衣裤。

拉上窗帘,脱下上衣,花纹已经爬至肩下,时间不多了。

黎朝阳不是没想过跟Rabi说这件事,但他害羞的性格,敏感的神经都成为了说出一切的阻碍。他害怕Rabi讨厌他,他害怕Rabi离开。比起花纹带来的痛,那才是真正的痛,不属于皮肉之苦,是心的苦痛。

也许其他得了花纹症的人也是这么想的吧,害怕失去,所以干脆不说。所以这花纹症才像绝症一样无药可寻。

深夜时分,这个小别墅中的人都已沉沉睡去,只剩一楼一间小屋散发着微弱的亮光并且时不时传出带有哭腔的,微弱的声音。

花期到了,红色的纹路的紫藤萝再次向上攀爬,带着新生的灼热灼烧着黎朝阳的背,哪怕扭动一下身子都痛苦无比。

现在,黎朝阳正蜷缩在被子之中,咬着抱枕的一角,独自忍受着花期到来的疼痛。藤萝缠绕在身上,带来的灼烧般的痛感,让他十分痛苦,可这是在夜里,他不能发出可疑的声音。

可身体承受的痛苦实在太过剧烈,就算咬着抱枕仍然还会泄露出一些单音节的声音,虽然微小,但在夜色中仿佛扩大了百来倍。

天不知何时亮了,花期带来的疲劳使他在这花期结束后睡着了。这一觉睡到自然醒,然而此时已经是下午了。

未完待续

(本来想写花吐的结果突然发现差点撞梗ʕ•͡•ʔ)

昨晚肝的很累一天一万然后全队红黄脸就想去疯人院跑一圈结果一路没有检非还掉了一把171!我当时懵了然后就是疯掉卡了这么久小短裤终于可以跟哥哥玩了QAQ